博郡宣告退场,赛麟拜腾陷资金困局,新造车势力加速洗牌

开奖记录, 开奖走势图

博郡宣告退场,赛麟拜腾陷资金困局,新造车势力加速洗牌

原标题:博郡宣告退场,赛麟拜腾陷资金困局,新造车势力加速洗牌

这个6月仿佛是造车新势力的“水逆期”。

先是6月15日博郡汽车董事长、CEO黄希鸣一纸公开信,承认公司目前遭遇了严重的经营困难,并表态称将重新定位公司的商业模式,这被业内解读为博郡汽车或已放弃造车。

除此之外,被实名举报的事件缠绕的赛麟汽车,正在陷入全面瘫痪的状态,并传出被查封的消息;拜腾汽车,欠薪又有债务压顶,也被爆称陷入难以为继的状态。

实际上,对于相当数量的造车新势力而言,他们迎风口而生,但随着资本的冷却,资金链紧张和车型量产难落地,短短几年的时间就已物是人非,风口渐停后这些造车新势力也逐渐掉队。

资金链紧缺,陷“钱途末路”困境

创始人黄希鸣发布公开信的两天后,博郡汽车发布公告称,即日起全员待岗,期间公司只发放每月生活费2480元,员工不再享受假期和福利待遇。同时,博郡汽车也在变卖相关资产,包括覆盖轿车、跨界车和SUV车型的三个汽车平台的CAD数据、用于安全性和耐久性的CAE模型、初始车辆测试数据、材料和ADAS以及性能的工程规范、工程工具,在售资产还包括电池管理系统专利。换句话说,博郡汽车将与汽车制造有关的所有资产全部变卖。

2019年4月16日,上海国际车展,造车新势力博郡汽车的博郡iV6车型。

据了解,黄希鸣公开信中提到的重新定位商业模式,是指公司前人力资源总监张畅作为法定代表人成立新公司,将以较低价格收购博郡汽车及其关联公司上海思致包括人才、数据等在内的无形资产,新公司的主要业务为技术咨询,目的在于吸引融资,后续融资到位会继续整车开发。

博郡汽车前中层管理人士王明(化名)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目前博郡汽车员工正就欠薪问题申请劳动仲裁,6月30日会有初步结果。至于成立新公司,他认为是为了撇清当前博郡汽车债务问题。

最近被爆出来资金链紧张的不止濒临退场的博郡汽车,曾被认为是新贵的拜腾汽车,日前也被爆出拖欠包括总监级在内的员工近4个月的薪资,其上海和北京办公室撤租,南京工厂因欠费停水断电关厂。

拜腾汽车方面对这些传言的回应是:目前业务运转正常,并无断电情况。不过其坦言,受疫情影响拜腾汽车面临巨大挑战,管理层和股东双方正在积极应对,目前C轮融资计划也因疫情有所延迟。

6月初,一汽夏利发布公告称,与拜腾汽车运营主体南京知行等相关各方签署补充协议,拜腾汽车将于10月31日前支付所欠的4.7亿元余款(6月30日前支付2.35亿元,10月31日前支付剩余的2.35亿元),在拖欠八个月后,拜腾汽车也终于明确了还款计划。

不过,业内对当下拜腾汽车的资金情况有些担忧。汽车行业分析师田永秋认为,“拜腾近期没有宣布融资,目前情况下银行似乎也不太情愿贷款给拜腾汽车,以当前的市场环境来看,拜腾汽车的融资不会太顺利。”

博郡濒临退场,拜腾债务压顶,但是与赛麟汽车相比,他们并不是最惨的。始于4月份的赛麟汽车前法务乔宇东实名举报公司董事长王晓麟一事持续发酵,王晓麟曾表示,原本五月底到账的30亿元融资也因此搁置。有消息称,目前赛麟汽车账户被供应商冻结,管理层集体辞职,办公楼即将被封,而王晓麟避走美国归期未定,赛麟汽车也只剩一地鸡毛。

部分造车新势力徘徊在生存边缘

造车新势力在国内汽车市场沉浮已经有五年的时间,虽说“站在风口上,猪也能飞起来”,但真正“飞起来”的造车新势力却寥寥无几。

2015年上海车展,乐视汽车成为当时的焦点,尽管没有一辆量产车,仍与车企纵论车市。三年后的北京车展,造车新势力的产品纷纷亮相,蔚来汽车的ES6、威马汽车的EX5、小鹏汽车G3、拜腾汽车的BytonConcept、奇点汽车SUViS6、前途汽车的三款概念车等,彼此的造车新势力热闹不已。

2018年4月25日,北京,拜腾概念车BYTONConcept亮相蓝色港湾。

时至今日造车新势力的处境越来越尴尬,再回头看此前的高调亮相多少有些唏嘘,真正量产上市的仅有几家。乘联会数据显示,今年前5个月,挤进新能源汽车前十销量榜的只有蔚来和理想两个品牌。新能源产业研究机构高工锂电的数据也显示,今年前五个月,造车新势力的产量排名只有蔚来汽车一家破万,与理想汽车、威马汽车、小鹏汽车和合众新能源名列前五。

博郡汽车、赛麟汽车面临退场,拜腾、奇点等造车新势力的首款量产车型一再延迟。“今年或许有大部分造车新势力面临淘汰,洗牌速度加速。”博纳咨询汽车分析师闻文表示。

在一位专注于汽车行业的投资人看来,“此前资本市场对造车新势力的投资在一定程度上并不理智,不符合汽车制造业的发展规律,随着资本的冷却,这些造车新势力的困境也越来越明显。”

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曾多次表示,“以前看别人造车觉得100亿太夸张,现在自己跳进来才知道200亿都不够花”。造车是烧钱的,产业链长且资产重,但即便烧钱扩张,造车新势力的发展也并不是一帆风顺。博郡汽车从成立就开始亏损,2017年净亏损3亿元,2018年净亏损4.79亿元,2019年被爆出资金链出现问题,原定2019年底上市的首款量产车型也无疾而终。

除了资金链问题之外,工厂、生产资质、研发、产品质量等也是造车新势力不得不面对的难题。拜腾汽车以1元的价格收购一汽华利获得生产资质,但同时也背负了一汽华利超8亿元的债务。

质量问题也成为造车新势力面临的痛点。此前,交付不足半年的理想ONE被投诉质量存在问题,交付不足一年的首批零跑汽车被投诉制动、动力、车机等存在故障。不仅如此,造车新势力人才流失也颇为严重,2月底天际汽车原董事、首席营销官向东平离职,5月初爱驰汽车原执行副总裁蔡建军也在社交媒体上宣布离职。

田永秋认为,目前造车新势力实际上仍处于发展初级阶段,大规模的产品制造能力对他们是一种考验,制造环节还是绕不过去的关卡,与主机厂合作对于造车新势力来讲利好明显。

如今国内汽车市场从增量市场转为存量市场,市场竞争加剧,如何在激烈竞争中脱颖而出,对造车新势力而言是个值得深究的考题。“风口逐渐关闭,造车新势力一方面面临着淘汰,另一方面也将要面临产品问世后的市场考验。”闻文称。

新京报记者王琳琳

编辑赵泽校对李世辉